Archive for ‘Paris’

巴黎市內白天遊

巴黎市內白天遊

在巴黎逗留了幾天全泡在美術館裡。這次是二遊巴黎了,沒有了第一次到法國的激動,迷惑感了。但是巴黎的大街小巷還是很有好奇心。一有空閒時間想再去逛逛。 巴黎聖母院 但只有半天时候,陪朋友去坐船去逛下幾個景點。巴黎聖母院,因為小時候看了《鐘樓駝俠》的書和電影,對些印象非常深刻。 巴黎鐵塔 記得第一看到巴黎鐵塔的時,我拍巴黎鐵塔用了差太多兩筒菲林!一筒在白天,一筒是夜晚。莫名的痴迷鐵塔,為什麼呢?如今沒有當年的激動,但還是不停拍、但後來發現拍出來都差不多。如果下次有緣再來巴黎,想在黃昏時上巴黎塔,見識見識日落黃昏的巴黎!

Musée d’Orsay-Musée Rodin-Montmartre-Basilique du Sacré-Cœur

Musée d’Orsay-Musée Rodin-Montmartre-Basilique du Sacré-Cœur

Musée d’Orsay 奧賽博物館 奥赛博物馆主要收藏從1848年到1914年間的繪畫、雕塑、家具和攝影作品。博物館位於塞納河左岸,和羅浮宮斜對,隔河和杜伊勒里公園相對。原來是建於1900年的火車站,是從巴黎到奧爾良鐵路的終點——奧賽車站。 1939年進入巴黎的鐵路取消,車站關閉。 1978年被列為受保護的歷史建築,1986年改建成為博物館,將原來存放在盧浮宮的,在國立網球場現代美術館的,以及在龐畢度藝術中心國家現代藝術博物館內的有關藏品全部集中到這裡展出。大廳中還保留著原來的車站大鐘 第二次來巴黎了,上一次看奧賽,和習畫多年之後來奧賽,感覺不一樣,上一次看到以前書本上,電視,電影里常看到的名畫,感覺很新奇。這一次細細看了每幅畫,真得好多畫都非常非常喜歡。還發現了一些新喜歡的畫派和畫家。奧賽美術館里張張畫都喜歡,不知道從何講起。這次就只講一下這次奧賽參觀後,喜歡上的畫派,(Symbolism ) ,Les Nabis 有 Pierre Bonnard, Maurice Denis, Édouard Vuillard, Félix Vallotton, 和Paul […]

Musee I’orangerie -Musee Picasso-Musée National d’Art Moderne-Louvre

Musee I’orangerie -Musee Picasso-Musée National d’Art Moderne-Louvre

無論何時遊蕩在巴黎都不愁寂寞,有無數首屈一指的美術館,精緻的咖啡館,甜品店隨處可坐坐。看看來來往往的世界各地的遊客也是一種樂趣。今天一口氣踩了四個美術館,真的是大飽眼福! Musee I’orangerie 位於法國巴黎協和廣場,塞納河傍,橘園美術館收集有不少著名畫家的作品,包括有保羅·塞尚、亨利·馬蒂斯、阿美迪歐·莫蒂里安尼、克洛德·莫內、巴伯羅·畢卡索、皮耶-奧古斯特·雷諾瓦、亨利·盧梭(Henri Rousseau)、恰伊姆·史丁(Chaim Soutine)、阿爾弗萊德·西斯萊(Alfred Sisley)及莫里斯·尤特里羅(Maurice Utrillo)等。 克洛德·莫內 喜歡畫畫的人,大部分人從認識莫內開始,我也不例外,有段時間臨摹了好些他的畫,這次看到真的好開心。 保羅·塞尚 安德列·德蘭 André Derain 好喜歡他的畫,原來他和馬蒂斯開啟野獸派。 恰伊姆·史丁(Chaim Soutine) 大概這里是史丁最多的收藏之地,第一認識他的畫,被他扭曲,艷色嚇了一跳 亨利·馬蒂斯 Marie […]

Paris-1st: Musée Marmottan Monet 瑪摩丹美術館

Paris-1st: Musée Marmottan Monet 瑪摩丹美術館

又來巴黎了,第二次來了,其實,每年來都不會覺得悶的一個城市。在酒店settle down之后,就去了Marmottan Monet Museum ,不有收穫啊! 在這里認識了Berthe Morisot,這個女畫家,他的畫有馬奈的影子,但又有女性的特有的敏感和氣質。在這里看了她的畫,看了對她的介紹,就更喜歡了。 終於看到這幅日出了。莫內的初期很有爭議的畫。印象派之名因此畫而定! 在巴黎的大街上閒逛,總有喜歡的東西入目。

法國人

法國人的驕傲,法國人不肯說英語,常常會聽到諸如此類的埋怨。在法國呆幾天,發現他們的確不和你說英語,你用英語問,他們用法語回答,還說一大段話,有時問了等於沒問。  但也不能一概而論。我遇到的法國人大都挺好。一下飛機向幾個女孩問路。她們都很熱情地告訴我如何搭地鐵。有個戴老花鏡的婆婆更是熱心。住宅區拖着富貴狗的婦人也很熱心地給我們指路。而那個年輕女郎更熱心到想帶我們到馬馬松堡。而唯一那個在Opera站的西裝友臉露不想被打覺的表情。其他所遇到的都挺好。法國人看上去沒有美國人那麼熱情。但也並不如之前所聞那麼冷傲。反而覺得法國人的真。

巴黎的地鐵

巴黎的地鐵可說是錯綜复雜。但還算能理出個頭緒。哪條綫轉哪條才到,每條綫都有不同的公司經營。故設備都不一樣,M14最現進,有雙門,和香港東涌綫差不多。且干淨。車厢內很新,速度也快。M2和M11是最差。連接到China Town和紅燈區。設備殘舊,且地鐵站果有一陣陣尿臭味。簡直令人想吐。M1的地鐵站,有很多藝術品放在那裡。特別是近羅浮宮那兩個站。M13還可以,有很多背背囊的人來來往往。象個聯合國。  這就是法國,地鐵站都會有這麼大的分別。  一到睌上,一些年青人,簡直就拿入票口當無人之地,跳進跳出,根本就不買票。而買票處早就關了門。晚上特別是天黑下來。過了十一點後。巴黎的地鐵令人生畏

趕不上國慶遊行,閒逛在巴黎大街

本應該一早來凱旋門看國慶遊行,但由於大家昨天實在太累。再不好好休息的話,身體可能吃不消。故起來搞到12:00才C和check out。到凱旋門時原以為會有很多遊客。但見到的並不多。而且道路也沒有封路。打聼之后,才知道原來國慶遊行於早上9:00已開始,現已結束,但即來之則安之,反正也沒有好好地在香謝里大街走過。故決定到那裡去逛逛。有個朋友提出去香謝里大街喝咖啡,那是她一直想做的事。我沒這個癮,不想花費在這,故沒去。在大街的石柱,找了個地方坐下來吃麵包。邊吃邊望着馬路上人來人往。看上去遊客頗多。這條雲集着世界各地慕巴黎之名而來的人。果然名不虛傳。  在走去協和廣場的路上發現了三沁橋,橋頭和橋尾有兩個石柱,石柱上有四個金黃色的飛馬,不遠處可以眺望到Le’Universite金黄色的圓頂。構成一幅頗為壯觀的畫面。  逛得累了在協和廣場的埃及金子碑前坐了會,又在Le’Universite的草地上歇了會。很舒服很休閒。今天沒有計劃,走到哪,逛到哪。原來心情可以這麼輕鬆。今天精神抖擻,昨晚睡得可真甜。可惜今晚趕火車,趕不上看國慶煙花了。又逛到鐵塔前,見好多人已坐在草坪上,可能在等煙花表演吧。  今天一天毫無目的閒逛,可以來得那麼輕鬆和歡愉。這是意外收穫。

Cooking in Paris Youth Hostel

從奧美斯到老佛爺百貨公司,坐地鐵到Opera站,從地鐵出來就發現這裡熱鬧不凡。見到多間外國銀行。,而且周圍的建築群很有氣派的感覺。  本來想上凱旋門,但忽然一場大雨又破壞了計劃。決定早點Hostel,計劃一下明天的行程。當我們將東西搬到一樓的Common Room時,發現很多人己在哪裡準備晚飯了。  我買了包公仔麵想煮來吃。但不知怎樣用煮食爐,水放在鍋里,好久也沒有熱。而旁邊有幾個西班牙少年卻己將一些腸煎得香透了。外國的年輕人還真够獨立的。懂得照顧自己,看他們幾個分工合作,將一頓飯安排得井井有條。很有團隊精神。  我們幾個都很興奮,自己彷彿回到了年少讀書時Campus生活。  最后,總於七手八腳地將晚餐弄好。有腸,煎蛋,公仔麵,離開香港才幾天,特別想念餐蛋麵。難道是「鄉愁」?  是晚整理好行禮放在Hostel底層的Locker。整裝好準備明天去Rennes

奧美斯博物館

在奧美斯博物館的大門口,有三人樂隊在表演,石階上坐了很多人,有的一邊咬着法國面包,一邊在聼街頭表演,看上去好像很Enjoy。我也坐下來吃早上買的水果等東西。在這裡的空氣特別自由。一邊聽着Live Band的演奏,一邊吃着水果,又曬着陽光,人不自然地輕鬆起來。看到真有人聽了一會買他們的CD。這種現象在香港可少見。  奧美斯博物館聼說一間由火車站改建成的博物館在大門口有一個度金色的大鐘,里面的裝飾得很有現代藝術味道。也有油畫和雕塑、裝飾、家居等。也有很多凡高的作品。我一向喜愛油畫,但對凡高的作品不是很懂得欣賞。但喜歡他的用色。  這裡有一個圖書店,我買了本準備惡補一下美術繪畫知識,也不枉此行。

羅丹博物館

今天決定分頭去玩,坐了這麼長時間飛機來到巴黎,一定要了結各人的心愿。自由活動是最好的。  我選擇去羅丹博物館和奧美斯博物館。  羅丹博物館收藏品大部分是以羅丹的作品為主。大部份是羅丹自己捐贈出來。其作品是以人物,人體肖像雕塑為主。我想應以[Kiss]最廣為人知。它放在博物館入口鮮眼處。男女人物給雕得栩栩如生。身體的結構和姿勢的優美,生動地刻劃出男女主角Kiss的投入和深情。  男外「沉思」也很出名,從姿態和臉部表情盡題懮愁、惆悵無奈。另有幾幅男性雕塑又動態十足,精神奕奕,自信十足。另有些展出男歡女愛的作品,十分優美,賞心悅目,另很喜歡「手」  博物館不大,一小時已逛完了。

凱旋門, 巴黎鐵塔,遊萊納河

到凱旋門時,看見個龐然大物,似乎沒有什麼感覺,可能是在電影、電視里看得太多之故。由於决定7月14曰來這裡和法國人同慶國慶上凱旋門,故今天就不上去了。  巴黎鐵塔沒有讓我失望,特別是晚上亮燈時,在黑灰色的天空中,一座鐵塔拔地而起,高叢入云。傲視全市,成為巴黎的地標,法國的標志。  晚上遊萊納河頗為失望,除了鐵塔亮燈外,其它萊納河兩旁的建築物都沒有亮燈,一些名勝如聖母院等都讓樹擋住了。看不到全貌。再加上晚上的萊納河特別冷和大風。

新凱旋門

決定放棄找馬馬松堡,又再登上車回La Defense,發現原來La Defense是個頗新的商業區。感覺很象香港的中環。高樓聳立。象是個新開發區,很多樓還建造中。  就在這商業區中,有一個龐然大物,原來是新凱旋門。這是否又是法國人想要顯示現代文化的心意節。實在不敢恭維。站在新凱旋門上可以見到遠處的舊凱旋門,兩者遙望相對,是呼應,是比較?還是…. 總覺得有東施效顰的感覺。  今天下午閑逛,將我從追蹤巴黎古蹟歷史的心態中抽離,回到一個現實,容易触摸的世界。忘記自己是遊客,巴黎有現代的一面。  算下來,來巴黎已是第三天了,還沒去鐵塔和凱旋門。有一點迫不及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