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September 2018

New York: Met Cloister and Met Breuer

修道院博物館(Met Cloisters)位於崔恩堡公園。是大都會美術館的分館,我們昨天買的大都會美術館的票今天可以在這里用。博物館因為其外觀模仿中世紀歐洲的大修道院,因此得名。 一走進博物館有一個花園,不是很大,但今天的陽光太讚👍了,馬上就被它吸引了。 這里延續了大都會美術館的FASHION SHOW,展示中世紀歐洲的修道院的服飾。再加上今天是星期天,在崔恩堡公園里有中世紀服飾裝扮活動。好多人穿著中世紀服飾來博物館自展覽。好不熱鬧。 下午去踩另一個館也是大都會的,它位於的館是以前 Whitney Museum of Art 的舊址。也就大都會附近。現正好有個特展是 Klimt and Egom Shirley 兩師徒的素描稿。 另外還有現代藝術展品。美國新進年輕藝術家不少,類似的現代藝術展不少,但不是很多我能理解的,但新思維層出不窮。是見識見識的大好機會。  

New York: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對上一次去大都會博物館是八年前了,除了見識了印象派,後印象派名畫家的畫,大量名畫使我雙眼應接不暇。Alexander Mcqueen 的服裝展覧印象深刻,那展出的不是服裝,真的是藝術品。 印象派和後印象派,Monet,Manet,Degar ,Cezanne的畫,還是看了又看,但沒有了上次看到時激動。梵谷的畫還是最受歡迎,他的畫前人頭湧湧。大都會算是收藏了蠻多他的畫。 Klim的畫中女人真的是絕美。 這次美國行見到 Odilon Redon 的畫非常喜歡。用色艷而不俗,畫面䑃朦的。很舒服的畫 這次美國行會特別留意一些以前沒上心的畫家,特別是美國的畫家的畫,覺得畫得非常好。 大都會博物館特展特別有看頭,有 Amenia 和 中世紀教廷服裝展覽。真的好好看,看一天是不可能看完的。分兩天來看,這次總算免強算將大都會的館跑了一邊,但很多雕塑,也沒時間細細品味。

Philadelphia: Philadelphia Museum of Art

在網上得知費城的美術館的名畫不少,所以這次一心要去華盛頓,紐約之余,想想可以順便来來費城。昨天去到Barnes Foundation,已開了不少眼界。對今天的美術館期望也很高。 抵達美術館已被其宏偉外觀震懾。 門口有個kingkong 的銅像,聽說是旅遊景點,見到旅遊巴車了一班人圍著銅像拍照,拍完就開車走了。 到費城美術館最大收獲是認識了費城出身的美國畫家-Thomas Eakins ,他是美國現實主義畫家、攝影家、雕塑家及藝術教育家,被誉为美國繪畫之父。 館內收藏了他好多作品。畫得很不錯。 這次在美國,至今看了不少羅素的畫,不知道為什麼,每次看到他的畫,就好開心,想笑。 還真沒想到下面兩幅畫出身畢加索之手。😜😎🤓 除此之外,見到喜愛畫家Cezanne 的兩幅我好喜歡的畫,有點小激動一

Philadelphia: Barnes Foundation

一早從華盛頓坐火車到費城, 火車盡然遲了一個多小時。 還好中午時候還是到了,所住酒店的對面就是個Market, 馬上到對面去醫肚。然後去今天要參觀的Barnes Foundation。 費城的火車站和華盛頓的還真不同,自成一格。 Barnes Foundation 內收集的作品以Renoir 最多,有近200, Cezanne, Maitisse也不少,另外有Soutine , Modigliani, Henri Rousseau ,Van Gogh較多。真的是出乎意料之外。 Modigiliani画長臉女人看了不少,他畫的靜物可還是第一次見,也是狹長的。😍😍😍 每次看Rousseau 的畫,他天真的畫法,總讓我忍俊不住。 這個還真不能錯過。

Washington: Sighseeing and Phillips Collection

看了好幾天美術館,終於跑出室外。 去了林肯紀念館和白宮。 走了半天才到白宮,還以為能今去看看,原來在只能在很遠的地方拍張照。 下午去了另一各私人美術館。 Phillips Collection 不大,但能看到這幅Renior的名畫,真好。

Washington: Narional Gallery of Art

國家美術館收藏不少名畫,是繼紐約大都會巴黎奧賽,俄羅斯冬官之後的收藏較的博物館,前幾個有幸參觀過,所以一直惦念著要去。這次美國之行,我是衝著它而去。 美術館有東翼和西翼之分,一走進美術館的西翼非常壯觀,不愧為美國首都國家級的美術館,不談收藏,只是建築巳宏偉,裝置沒有冬官華麗,奧塞古典但壯觀。東翼是貝律銘設計,非常現代,有線條美和無處不透露善用空間的智慧。 名家的畫收藏不少,好開心,只是覺得一天時間太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