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Europe

利奥波德博物馆(Leopold Museum)

利奧波德博物館(Leopold Museum) 的超過5000件展品是由魯道夫·利奧波德和伊麗莎白·利奧波德50年來收集來的,1994年得到奧地利共和國和奧地利國家銀行的援助,合併成立利奧波德博物館私人基金會。 2001年,利奧波德博物館開幕。 利奧波德博物館(Leopold Museum)是收藏埃贡·席勒 EGON SCHIELE,奥斯卡·柯克西卡(OSKAR KOKOSCHKA)作品最多的博物館,也有不少,Klimt的作品,有我喜歡的death and life, 描述一個女人的一生,還有不少其他維也納的表演主義畫家如:如果鐘情於19世紀和20世紀的奧地利的藝術,利奧波德博物館就一定不能錯過。 在利奧波德博物館旁邊有MUMOK,當時由於在維修,好像沒有開放,但MUMOK廣場是個絕對吸人眼睛的地方.是很多年輕人聚集地,有紫色的長椅,可以躺著看書,聽歌,日光浴,還有人在畫畫,廣場四周有不少bar和Cafe,真想賴著不走,今天一早來利奧彼德博物館,開門前先在露天bar吃了豐富的早餐,非常享受。看完畫又在這吃了個下午茶!

利奥波德博物馆(Leopold Museum)Part III-克林姆 和其他的維也納代表藝術家

death and life

利奥波德博物馆(Leopold Museum)除了收藏了大量席勒的畫,還有這次有幸遇到O.K的大型專展,還有不少Klimt的畫,有專有一個位集中展示他的作品和介紹他的生平。非常喜歡Klimt其中一幅畫是描述一個女人的一生,非常巧妙的將女人的一生經歷過程顯示在畫布中! 理查 德·盖斯特尔(Richard Gerstl) 理查 德·盖斯特尔(Richard Gerstl) 又一個英年早逝而非常有才華的畫家,可能又是精神情緒問題,走向自殺! 博物館館內還有很多其他藝術家的作品,挑了一些很有感覺的畫和擺設來分亨。

利奥波德博物馆(Leopold Museum)Part II -奥斯卡·柯克西卡(Oskar Kokoschka)

認識O.K也是在紐約的Neue Gallery, 他粗野的畫風不知為何吸引了我!看了一下他的生平簡介,原來他參軍後,被症斷精神有問題,是不是出名的的畫家都有點精神病,太理性,很難出格? 這是來參觀利奥波德博物馆(Leopold Museum),正好遇到O.K的專展。他的畫越看越喜歡!是次展出的畫真不少。

利奥波德博物馆 (LeoPold Museum) Part I-埃贡·席勒 Egon Schiele

埃贡·席勒 Egon Schiele 除了要朝聖克林姆的畫,去維也納要去找另一個喜歡的畫家埃贡·席勒 (Egon Schielez)的畫,在紐約參觀Neue Gallery 時看到席勒的畫就特喜歡,而利奥波德博物馆拥有世界上最丰富的席勒作品。所以迫不急待要一睹珍藏! Egon Schiele’s Cardinal and Nun (Caress), 1912 VS. The Kiss (Lovers), 1907-1908, Gustav Klimt.

Wiener Hofmusikkapelle

到了在與維也納霍夫堡敎堂相連的宮廷樂室(Hofmusikkapelle)的入場券 。 Hofmusikkapelle 完全由一組維也納童聲合唱團以及維也納國家歌劇院管弦樂團和合唱團的成員組成,他們在周日和宗教節日期間在皇宮小教堂表演彌撒。 教堂的宮廷樂室相堂難找,按照Google Map的顯示,敎堂就在前面,但我們就是找不到,由於是一大早九點的表演,附近沒人詢問,有點急,不久總於遇到一個好像去教堂工作的人帶我們穿過一個小門才到。後來才知道,我們應該不是從霍夫堡皇宮-米歇爾廣場穿過瑞士人庭院而到城堡小教堂。應該是走了另外一邊的小門,那離我們下榻的酒店最近。

維也納藝術史博物館(Kunsthistorisches Museum)

一踏進藝術史博物館已經被宏偉的建築牢牢吸引,大理石的內裝加上精美的裝飾,令人嘆為觀止,還未看到收藏,已經被其裝置吸引了,不停地拍照,每個角度都美,當我上了樓,看到下面的咖啡廳時,真的是驚艷! 馬克·羅斯科 (Mark Rothko) 對於羅斯科的認識並不深,不過好多年前在蘇富比拍賣展上有見過他的畫,好像紐約洛克菲特中心也掛過他所的畫,他給我印象中的畫就是三塊顏色。這一次見到他早期的畫,感覺蠻大的。一個畫家的畫風轉變是真的不易,想象的到其中的孤獨掙扎,探索,再加上看了他的身世,對於羅斯科更加有興趣。找個時間研究研究! 維也納藝術史博物館除了遇上了馬克·羅斯科 (Mark Rothko)的專展和全世界獨有的彼得·勃魯蓋爾(Bruegel Pieter)特藏外,還見到我喜歡的畫家如魯本斯(Rubens),維米爾 (Vermeer)《繪畫藝術》,拉斐爾(Raphael)《草地聖母》。真的好開心意想不到在這里看到這麼好畫,真的喜出望外! 聽說維也納藝術史博物館內有Klmit 的作品,我看完整個館之後,也沒發現有,怕是自己哪里看漏了,又再逛了個圈,也沒見到,跑累了,依在大堂等朋友時,突然發現發現原來Klmit 的畫刻在建築上! 維也納藝術史博物館坐落在維也納環城大街旁邊,與霍夫堡皇宮相對,參觀完藝術博物館,就在附近逛逛向酒店方向走去,離晚餐時間還有一段時間,開始閑逛 Ribs of Vienna 晚餐訂了這家餐廳,在地窖,很多人,桌與桌之间貼得很近,這附近是遊客旺區。擁擠是難免的了! 這家Ribs不錯!味道有點和香港的不一樣,但很難说出不同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