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宿

到了新宿,同事一早有了目標去賣錶的商店. 這商店六層全是賣錶,店中的手錶各式各樣,有各種牌子,應有盡有.同事都說比香港便宜. 我看這倒是專做遊客生意的商店. 到0101去逛,和在香港的日資百貨公司差不多,價格也不便宜.所以只是行行街而已,沒有買東西. 還有半小時就2000了, 還可以走走,故了0101 city , 和之前那間差不多. 晚餐在一間日本地道的拉麵館用餐,價格和香港差不多,當給錢時, 共1930日元,我給了2000日元, 就出來了,誰知收銀小姐竟追出來將找錢放在我的手里. 她的表情似乎是說,你怎麼忘予拿錢. 日本人真的很有趣. 這種社會風氣或由於日本敎育的成功. 我看也離不開日本人長久以來的優越感. 什麼也以好的一面示人.

東京火車/地鐵

從迪士尼到新宿,我們自由活動,和幾個同事約好去Shopping.  第一次走去搭東京火車,地鐵.  東京火車站的設備己很陳舊,但火車站仍很干凈整潔, 沒有想象中先進. 車廂陳設和香港差不多,但車廂似乎是小了點, 懷疑這是否和日本人矮小有關. 坐在座位上, 望對面的廣告牌,覺得沒有香港的質量好.日本只是一張彩色廣告紙, 紙質也比較普通. 塞在一塊有機玻璃里面. 有的放得有顯見的瑕疵. 車廂頂上也埀直挂了很多紙質廣告牌. 很特別是在狹窄的空間里, 車廂兩邊的上空有不锈鋼架是讓乘客載放行禮.其實行禮大都是手提包,洋傘而已.   還有件趣事,當我們到達東京站時,頓時給這裡的地鐵線的複雜搞傻了.根本不知要搭哪條線才到新宿.有位同事拿了地圖問人,一位上了年齡的人看了看同事所指的站, 一個勁和我們說日語, 真不知所謂.後來他總於明白我們根本無法明白他的意思, 他擺手和我們示意說NO,但他仍很有禮貌指手示意我們問剛走過穿著黃色衣服的一個男孩, 那個男孩非常友善,見我們無法明白他說的日本話. 示意帶我們去新宿地鐵站. 到了一個交結處,男孩在地圖上指指點點,不停說日語.後來總於明白他是在問我們搭Mentro 還是JR.我們也不知分別胡亂說搭JR.他就帶我們到JR站,和我們一起數到新宿共13個站我們一再謝他,本想和他道別, 誰知他最後還是不放心,跳上火車示意送我們去.日本人真是莫名其妙的可愛.  

東京迪士尼樂園

昨天睡得很好,今天一大早就到迪士尼樂園。可惜天公不做美,還下著細雨,雖然雨不大,但很快身子全淋灦了,再加上一陣陣涼風吹來,身子微微發抖。雖然已多加了件外套。誰說香港的天氣和日本一樣,兩地相差十度左右。  一進迪士尼樂園,識路的同事就帶我們到Micro-Adventure去排隊,一排就是一個小時,當我們走進室內排隊拿立體眼鏡時,一位工作人員,對著我們嘰哩呱啦講日語,我們不知她在說什麼。她好像若無其事望著我們說日語做手勢。我真覺得奇怪,她每天對著這麼多來自五湖四海的遊客,沒理由只說日語,不理對方是否明白。日本人真的蠻自我的。  Micro-Adventure是一部短的立體電影,加上一些特別效果,使我覺得很有趣,整套片子全用日語,根本不知在說什麼。只能大概估故事內容是科技設計比賽,其中一複製機,一個小男孩將一只白老鼠無意中放進去後,複製出大批白老鼠,突然間,老鼠竄入我們腳底,其實只是前座椅座下午放出一陣陣氣體射在腳背。再加上視覺上的立體效果,老鼠直竄向你才有的感覺。心裡雖知是假的。但感覺上象是真的。  另一個科技競賽者不小心將工作人員變成巨人,自己則變成了小人的險情。令我想起「精靈豆丁」這套西片。有一只狗變成了巨狗,向我的頭上爬上來。我真的很怕,心裡雖知是假的。最後當然是皆大歡喜,大家都相安無事。等了一小時看這個還真值得。  接下來毫無目地逛,和一些同事走散了。有一條專買手信的街。發現這裡的東西還很便宜,500/600或1000日元的東西都挺好。使我大感興趣。一口氣走了好幾家商店,搜索禮物,出遠門最怕忘了買手信.在迪士尼樂園內買了很多東西,很開心. 今天總於不枉此行了.

東京一瞥

飛機總於徐徐降落在日本成田機場。機窗外竟下著雨,真掃興。乘坐旅遊車一路從成田機場到市中心新宿,發現東京城市蠻舊的。不知是否下雨或是近黃昏,使東京籠罩著一種淡淡的哀愁。 由於五點左右,是下班時間了吧,發現東京街上走動的人,男人十有八九西裝筆挺,彬彬有禮。不論高矮肥瘦。而女人個個化了濃裝。總之,不論男女都精心打扮過。 東京塞車很嚴重,一直到六點四十五分鐘才到新宿時代廣場的Sega電子城(Joypolis),遊戲場不是很大,但是卻有很多種類。大多數香港都有,我玩了賽車的遊戲。不好玩,因為我不太玩電子遊戲。  晚飯吃的是中式的飯菜,一點都不好吃。

出發

今天是東京四日遊的首日,一早五點鐘就起床了,由於第一次去新機場,不熟悉路線,故提早出門口,去東京是0915的航班,旅遊團叫我們0645到機場集合.  六點鐘準時到葵興地鐵,到荔景轉到青衣坐機場快線.0645準時到達了,然而四處張望并不見同事的踪影.看來我是第一個到了.  現在香港經濟萧條,很多公司裁員,旅行社也不例外.我們這個團連領隊也沒有. 機場有一個旅行社的人幫我們搞登機.搞了差不多兩小時,座位全散的,并不是坐在一處.  在機上看了<驕陽似我>, 挺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