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ldern Ring -Vladimir弗拉基米爾

吃了午餐後,就走去另外一個古城Vladimir.要趕在五點前到. 注:弗拉基米爾州是俄羅斯最古老的歷史、藝術中心之一。現弗拉基米爾州所在地歷史上曾是弗拉基米爾-蘇茲達利公國的發源地(弗拉基米爾大公國) (1157-1362年),從18世紀末開始,稱為弗拉基米爾省。在12世紀下半葉至13世紀初,弗拉基米爾大公國是古羅斯最大的經濟、政治和文化中心。羅斯政治中心向弗拉基米爾的轉移對俄羅斯民族和俄羅斯國家的形成具有重要影響。1238年年,蒙古帝國軍隊攻打,弗拉基米爾-蘇茲達利公國的經濟和政治影響力遭到破壞。弗拉基米爾大公國的文化在整個東北羅斯的歷史上留下了深深的印跡。弗拉基米爾建築學派對莫斯科及俄羅斯其它城市的石頭建築產生了重要影響。建於12-13世紀的弗拉基米爾-蘇茲達利建築遺跡有聖母安息大教堂、德米特里耶夫教堂、金門、涅爾利河口聖母教堂。弗拉基米爾省成立於1778年年,同年改為總督管轄區,下轄14個縣。弗拉基米爾是俄羅斯歐洲部分工業最發達的省之一。弗拉基米爾省從17世紀開始發展紡織業,開設了第一批煉鐵廠。從18世紀下半葉開始,開辦了玻璃製品廠.  

Goldern Ring – Sergiev Posad 謝爾蓋耶夫鎮/塞爾吉耶夫

看了好幾天的博物館,總於出外郊遊了,離開莫斯科,去金環,一些郊外的古城.當離開車輛繁多的莫斯科時,印入眼帘的是白樺樹林,有時是白雪積壓的松樹, 很是壯觀.經過一些教區,又見到一間間木屋,很是寧靜. 第一站到的是 Sergiev Posad, 最主要是參觀 聖三一修道院. 注: 謝爾蓋耶夫鎮建成於十四世紀,是一座風景如畫,建築獨特的城市。它是俄羅斯金環城市之一。這裡的聖三-謝爾蓋修道院是東正教最古老的教堂之一,由三聖教堂,杜霍夫教堂,聖母升天教堂,小禮拜堂,公用大廳,斯摩林斯克,沙皇宮殿和88米的鐘樓組成。修道院裡有一所神學院和歷史-藝術博物館。其中最著名的三聖教堂建於1423年至1442年年,是俄羅斯早期白石建築藝術典範。從14世紀中期,它就是歷史的見證,甚至於參與了俄羅斯的歷史風波。在17世紀初期波蘭-立陶宛戰役中,作為英勇抵抗入侵者的堡壘(被圍城16個月之久)。此外,它作為國家級的博物館受到國家保護。修道院建築整體最寶貴部分是巍峨的五層尖塔,它無疑是俄羅斯最美麗的建築物。

The Pushkin Museum and New Tretyakov Gallery

今天還是逛museum, 上午去了普希金美術博物館,一個館收藏了古代的歐洲畫,雕塑,其中也有很多是复制品,由於普希金美術博物館是俄羅斯美術學生的圖書館,很多學生要來此浸淫. 館內也有很多我喜愛的西歐畫家的作品 下午又去了New Tretyakov Gallery, 但這次是去看另一個館,二十世紀俄羅斯的畫家,館很大,各種畫,林林種種.以下有幾幅畫很特別,看后就不會忘.

Central House of Artists and the New Tretyakov Gallery /Tosca Opera

這是第二次來Central House of Artists and the New Tretyakov Gallery,再看了一遍列維坦的畫,還是覺的他後期畫精彩,可能受了歐洲印象濛派的影響,光和色在畫中配合的很好. 今天沒有第一天到時疲倦,看的很專心.很享受地泡了一天館. 晚上去看了Tosca Opera, 在Bolshoi的新翼. 可惜因為莫斯科塞車,十五分鐘的走程,開了一個半小時才到.

Kremlim/Red Square/GUM State Store/Saint Basil’s Cathedral/Novodevichy

今天天氣特別好,有太陽,去紅牆拍照肯定好棒!! 但溫度會低,導遊再三提醒我們要穿多衣服,因為整天會在室外.不象前兩天大部分時間是在室內看畫. 一下走,太陽很刺眼,走進紅牆之內是克里姆林宮,聽說以前克里姆林宮的外牆是油白色,但在拿玻倫戰爭後,政府沒錢去油,任由外牆的白色褪落,露出本身紅磚的顏色.以後就成了紅牆了.   注:「救世主塔樓」是克里姆林宮的正門,過去一直是沙皇進出的通道,現在是莫斯科的象徵。另外,「三位一體」塔樓是克里姆林上最高的塔樓,高度八十一米,過去是東正教大牧首、公主和王室成員進入克里姆林的專用通道。 [沙皇炮]這是在沙皇鐘北方陳列一座大炮。它是由安德烈察可夫於一五八六年為費多爾一世(Fyodor I)鑄造,費多爾一世的肖像繪在炮管上。砲重四十噸,炮身長五點三五米,炮彈直徑長零點九二米,炮前陳列有四個堆在一起的炮彈,每個重兩噸。當時這座炮架是用來防衛克里姆林宮的大門。炮架上也有精美的浮雕。 [聖母升天大教堂]是文藝復興時期傑作,十五世紀中期,由伊凡三世下令建造,委任來自意大利波隆那建築師 A Fioravanti 興建,設計手法及內部構造,完全按照東正教傳統建築模式,但同時又揉合俄羅斯與意大利的風格。      注: 到十六世紀,伊凡四世(史稱「恐怖伊凡」)正式受冕為全俄羅斯的沙皇,還請來意大利建築師大舉興建教堂,如今位於紅場南端的聖巴素大教堂,就是伊凡四世為紀念戰勝韃靼而建.如童話故事蛋糕屋的聖巴素大教堂,除了它美麗、具東方色彩的洋蔥式拱頂值得一看之外,教堂本身也代表俄羅斯在磚造建築的傑作,因俄羅斯傳統是木造建築。 下午去了新少女修道院. 「新少女修道院」,名為「新少女」,所謂「新」,是有別於其他女修道院;說是「少女」,則有點是蒙蔽了真相。成為修女的,固然不乏處女,但能令這修道院名聲遠播的,在於許多王室和貴族的寡婦,以及被王室中人所休棄的婦女,都被安排來這裡做修女的。 描繪背叛彼得大帝的蘇菲亞公主禁錮於修道院的一幅油晝。畫家為Ilya Repin。1879年。出自The Tretyakov […]

莫斯科的第一天:列維坦 (Isaac Levitan)的專展

一下飛機去吃了早餐,餐廳里的裝飾很古老,很西化. 接下來直接去了New Tretyakov Gallery 看列維坦 (Isaac Levitan)的專展。 這次帶隊的繪畫老師是衝著列維坦的專展而來。 看了三百多幅列維坦的畫,最喜歡以下幾幅畫。 到下午三四點真的是累得要命,兩腿站得麻木,好像失去了感覺。好像是閉著眼睛吃完晚飯。中餐還過得去。 晚上真的是累得要命,把別人的箱子誤認是自己的,拿上了房。

莫斯科機場

一月二十四日晚上看新聞說莫斯科Domodedovo機場爆炸,死了三十五人,有一百多人受傷,真給嚇著了,星期五晚要飛,正是在這機場,去還是不去。接下來的幾天,很多人都不停地問我需不需要取消行程?腦海里恐懼促使我不斷地問自己應不應該不去,一邊又覺得怕不了這麼多,臨去機場時還很怕,怕自已會忽然怕得不去了。 到了機場見到團友們,心定了很多。大家分亨了帶了什麼裝備,冬天衣物以及食物去,說說笑笑,我也突然忘了害怕。 前幾天電視新聞說有兩個團去星期六凌晨去莫斯科,還以為其中一團是我們,原來不是,我們自行組團不包括旅行團里。 在Check in時見到另兩團是俄羅斯七天遊。